沈建光:從大數據看一線城市都市圈結構特征,北京輻射能力最強

沈建光2019-07-18 11:04:18來源:第一財經

掃描二維碼分享

??基于大數據的城市人口遷移分析可以為觀察中國城鎮化路徑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在上篇文章《大數據看中國都市圈人口遷移》中,我們提到,盡管基于京東大數據觀察,當前一線城市已經出現了人口流出的現象,但這并不值得過于擔憂,并非意味著中國城鎮化紅利的消失。相反,在觀察到一線城市人口流出的同時,中國城市都市圈已經悄然形成,特別體現在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這說明中國城市群的快速發展已經成為承載新型城鎮化建設的一個重要特征,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一個新的增長極。

??本篇人口遷移報告,我們致力于觀察一線城市都市圈的結構特征,通過比較發現,雖然京津冀的城市集群效應弱于長三角與珠三角,但北京的人才遷出地并不僅集中在北京周圍,而是對全國具有輻射效應。除此以外,本文還呈現出上海、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都市圈人口流動的其他結構性特征,值得討論。

??一線城市中,北京對全國的輻射能力最強

??上海、廣州、深圳遷入來源最多的城市是北京。根據京東大數據不難發現,一線城市中,北京吸引的遷入人口主要來自一線城市,即上海、廣州、深圳分別位列北京遷入人口的前三位,而結合我們在文章《大數據看中國都市圈人口遷移》報告中提到的,從上海、廣州和深圳的人口遷移情況來看,這三大一線城市的遷入人口最多的來源地均為北京,說明四大一線城市中,北京對全國的輻射能力最強。

??北京城市集群效應弱于長三角與珠三角。相對于長三角與珠三角的城市集群效應,北京的人才遷出地并不集中在北京周圍,而是輻射全國。具體體現在,流向北京的人口的主要遷出城市前十名中,上海、深圳、廣州、成都、武漢、西安、重慶都位列其中,占據七席,唯有廊坊、天津、保定屬于京津冀城市圈。

??北京之所以對其他城市形成明顯的輻射,或與北京重點大學云集,高端人才數量和研究生的畢業生數量,均遠超其他三大城市有關,即大量的優秀高學歷畢業生畢業后會在諸多一線城市就業,形成北京對全國人才輸送的獨特現象。當然,由于京東客戶的客單價顯著高于其他網絡電商平臺,高端人口流動情況也相應更容易被京東大數據變化捕捉到。

??上海對高學歷和高凈值人群的吸引力較強

??基于京東大數據,我們發現,在一線城市的遷入人口中,上海高學歷人口的比例最高,碩士占比為13%,本科占比58%,分別高于一線城市中北京、廣州、深圳的水平,說明一線城市中,上海對高學歷人口最具有新引力。與此同時,從購買力維度來看,亦能發現,遷入上海的人群中,高購買力人群與中高購買力人群同樣是一線城市中占比最高的。

??上海對高凈值人群的吸引力在一線城市中較強與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可以相互佐證。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一線城市中,上海的消費市場規模最大,2018年上海社會零售總額為1.27萬億元,超過北京和廣州的1.17萬億元和0.926萬億元,是深圳市場零售市場規模的2倍有余。同時,從4個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來看,2018年上海也以6.4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北京、廣州以及深圳的水平。

??上海對高凈值和高學歷人員吸引力較強,或與上海國際化程度較高、全球科創中心建設、產業結構升級和服務業高端化等因素有關。根據《2017年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報告》,結合國際人才規模、結構、創新、政策、發展和生活六方面的評估,上海在中國大陸區域內排名第一,是對國際人才競爭力最強的區域。

??深圳對人才的吸附能力較強

??從遷出人口的學歷維度來看,深圳是一線城市中,本科以上學歷遷出人口最少的城市,體現了較好的人才黏性。我們認為,這或與近年來深圳發展迅速,科技產業對人才吸附力強,且從人才政策、社會保障政策方面對外來人口友好有關。

??深圳過去20年里已逐步成為中國主要的高科技產業基地和科技創新中心。華為、騰訊、中興等IT類標桿企業扎根深圳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吸附力。根據《粵港澳大灣區獨角獸白皮書(2018)》,目前粵港澳地區35家獨角獸企業(包括超級獨角獸和獨角獸)估值總和為1063億美元。而從區域分布來看,粵港澳地區獨角獸企業中有22家聚焦在深圳,占粵港澳大灣區獨角獸企業總數量的62.9%,深圳獨角獸企業總估值占灣區獨角獸企業總估值的83.3%,在高附加值產業方面具有絕對的優勢地位。

??從向深圳遷出的城市來看,人口流出最多的區域是東莞,結合流出人口的職業結構來看,相比于其他一線城市,IT行業和制造業是遷入深圳最多的兩個行業。一方面,2018年IT行業人才外流或與同期深圳華為研發等部門從深圳到東莞密切相關;另一方面,一直以來,東莞借助毗鄰港澳和僑鄉的優勢,大力招商引資,承接產業轉移,建立了龐大的制造業集群,而近年來東莞又大量承接了深圳外溢的制造業。

??廣州、深圳資源優勢互補,人才差異化發展

??根據京東大數據分析,在26~35歲和36~45這兩個年齡段,即勞動人口中具有一定的工作經驗和勞動技能的“中堅力量”,我們發現向深圳遷入的人口中,來自廣州的“中堅力量”人口最少。而且,在學歷方面,高學歷(碩士以上)人口來自廣州的也最少,說明廣州、深圳之間人才黏性較高的特點。

??雖然廣州和深圳同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樞紐城市,但從人口聯系強度來看,廣州、深圳人口強度最高,就業吸附力較強,吸引的“中堅力量”更多的是來自其他城市的勞動力,而非兩個城市之間的互動。即廣州的“中堅力量”勞動力凈輸入主要來自佛山,而深圳主要來自惠州和東莞。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或與兩個城市的功能定位有所差異,優勢互補相關。

??在深圳,IT、金融、科技企業不勝枚舉,且具備很強的薪酬競爭力。深圳雖然是創業者與冒險家的樂園,但高房價使得一般收入群體難以承受,而廣州的房價在一線城市中最低,外來人口進入的門檻較低,對大型制造業企業來說,生產和生存的成本比較低,這吸引了大量外來人口進入。

??綜上,基于大數據對一線城市都市圈的結構性特征進行分析有不少有意思的發現。通過上述分析,我們不僅發現北京對于全國輻射能力最強的事實,也發現上海對高學歷和高凈值人群的吸引力相對較強,深圳對人才的吸附能力較強,而廣州、深圳資源優勢互補,人才發展差異化明顯等結構性特征。

??(沈建光系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京東數字科技研究院封寧、張明明對本文亦有貢獻)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天津时时彩开奖网址